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旧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宏观 >

技术冲击不可小觑 中美谈判将决定全球化的命运


2018-05-14 18:55 [宏观] 来源于:《财经》杂志
导读: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制裁,基本可以达到遏制中国相关行业发展的目的。也可以理解为,《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的行业对技术的依赖程度较高。美国封锁技术转让,将对中国实施制造业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制裁,基本可以达到遏制中国相关行业发展的目的。也可以理解为,《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的行业对技术的依赖程度较高。美国封锁技术转让,将对中国实施制造业强国战略有较为显著的负面影响。

  邵宇 陈达飞/文

  由财政部长努姆钦领衔的7人谈判小组已返回华盛顿,为期两天的谈判未达成实质性的一致意见。但从特朗普对制裁中兴通讯的最新表态,中美谈判似乎有种拨开云雾,重见天日的感觉。制裁中兴是“301调查”的一步棋,其目标主要在于遏制“中国制造2025”,手段是重塑技术转让现状,限制中国政府或企业以所谓“不正当手段”获得美国核心技术。

  特朗普貌似出招混乱,但背后逻辑缜密,通过减税吸收跨国资本回流美国,压制中国吸收外国直接投资,这些资本中富含技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压制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购买美国高科技企业和技术,配合301调查阻断先进技术扩散,剑指中国制造2025,制裁中兴通讯直接打断中国制造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谋划移民政策修订减少中国科技类留学生的签证数量,以降低他人的学习模仿能力。

  实际上,中兴通讯就是全球化的缩影。因为它反映的是通讯设备全球产业链之间的相互依赖。制造型跨国公司促进了生产的全球化,金融跨国公司推动了资金的全球化。这正是理解全球化的两个重要维度,它们也是相互依赖的关系。时至今日,全球化不可逆似乎已经成为共识,趋势似乎是不可逆转的,但它可以变向。而决定其方向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贸易摩擦如何演绎,取决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如何参与。

  考虑到技术转让问题是中美本轮摩擦的核心,也是美代表团来华磋商的重要议题,本文将从该问题的背景、具体影响以及其对全球化的启示等三个维度展开。

  背景

  国内方面。2015年,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以此为纲实施制造强国战略。文件指出,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在自主创新能力、信息化程度、质量效益等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仍有较大差距。文件还制定了以创新驱动、质量为先、绿色发展、结构优化和人才为本为基本方针,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业大国梦的基本路线。从“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可以看出,技术仍然是“第一生产力”。只有技术进步,才能弥补劳动力投入的不足和资本边际产出的下降,才能实现增长动能的转变,才能实现“弯道超车”。2017年,十九大提出了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的重要命题,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经济增长从注重速度向注重质量转变,增长动能由要素投入向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转移,这就是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内涵,也将“中国制造2025”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为什么美国要对准“中国制造2025”?这是因为它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内内容。如果中国在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领域取得领先地位,“一超多强”的原有国际秩序就会发生调整。

  为什么在此轮谈判中,中国明确表示中国不会放弃“中国制造2025”战略?一方面是因为此乃“兵家必争之地”,决定了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话语权。另一方面,中国内部也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原有动能衰竭的困境。

  过去40年,因为人口红利,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但未来,同样是因为人口的因素,人口红利的消退开始制约经济发展。一方面,从劳动年龄人口占比来看,中国在2010年达到了历史高点,这就宣告了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劳动力成本逐步上升,优势正在下降。另一方面,数量跟不上,那可以在质量上下功夫,提高劳动生产率也可以。但实证研究显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有瓶颈的,持续性不好。

  根据蔡昉(2018)的研究,在过去的人口红利时期,特别是2010年以前,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主要是由劳动力从低生产率部门向高生产率部门转移这种资源再分配效应带来的。1978-2015年,中国劳动生产率提高了16.7倍,其中有56%是三大产业内部效率的提高带来的,剩下的44%,则是由于劳动力从农业向制造业和服务业转移(“库兹涅茨过程”)带来的。但是,农村16-19岁人口占比已在2014年达到顶峰,城市劳动力的后备军团正在缩小。同时,农业劳动力占比也从开放初期的70%左右,下降到现在的18%,劳动力的在产业间的转移速度也将明显放缓。根据蔡昉教授的数据,外出农民工增长率已经从2005-2010年的4%,下降到了2016年的0.3%。可见,技术创新,而非要素的简单重组,将是中国提高生产力的必要选择。

  国外方面。关于美国为什么要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和“技术战”,已有文章从政治、经济和历史等方面均有诸多表述,所以本文不再赘述。中美贸易摩擦源于中国经济实力的迅速崛起,具体可以体现在GDP总量、贸易总额、外汇储备、金融市场和技术进步等方面。为此,市场习惯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刻画当前中美争端,认为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甚至有观点认为中美将爆发“第二次冷战”。更有可能的是这次源自于权力、体制和文明的三重修昔底德陷阱。

  我们认为,就中美经贸谈判而言,技术仍然是长期关切的问题。为此,下一节基于全球动态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Global Dynamic CGE Model),对美国针对“中国制造2025”发起的“301调查”进行模拟,考察其对中美核心部门和宏观经济的影响。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