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旧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 >

东莞这所小学迈入课程3.0时代,为深度学习能力而教


2018-04-12 09:57 [教育] 来源于:东莞日报
导读:■课堂上的协同学习 ■科学课程的“探究—发现”秘笈 你拥有深度学习能力吗?深度学习的课堂长啥样? 在知识量以指数级速度增长的今天,单纯的“学会”已无法满足未来发展对孩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课堂上的协同学习

  ■科学课程的“探究—发现”秘笈

  你拥有深度学习能力吗?深度学习的课堂长啥样?

  在知识量以指数级速度增长的今天,单纯的“学会”已无法满足未来发展对孩子们提出的要求,只有“会学”,拥有深度学习能力方可助力孩子们把握未来。学习力成了学校和家长重点关注的内容。

  近日,东莞松山湖中心小学“基于深度学习的教学变革”在教育圈掀起了浪潮,吸引了家长和社会大众的关注。这项从2016年9月拉开帷幕的深度教学改革,属于省级科研课题研究项目,通过改变课堂座位、问题驱动教与学、听课反观教学效果,以及“私人定制”寒暑假作业等四个方面进行深度教学改革。探索内容聚焦学科深度、交往深度、思维深度;探索范围覆盖全体教师、全体学生、全部学科,旨在让孩子的学习“真正发生”。

  经过两年时间的探索和实践,这项改革而今已初显成效,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欢迎和青睐。有业界人士称,这场关于“会学”的革命,不仅仅标志着松山湖中心小学“全人课程”建设迈入课程3.0时代,还将对东莞中小学探索教学改革起到领跑作用。

  变革 1

  U形座位

  课堂上“等距离的爱”

  变化

  在该校的一个教室里,记者看到,与讲台对着的一端和教室两侧摆放着学生的座位,形成“U”形,它们与讲台形成了椭圆,中间则是一块空地,正在上课的老师并没有在讲台上讲课,而是时不时地在中间的空位或学生座位的后方适当地走动,并边听学生们讨论发言边进行引导,看起来是一场学生“包围”老师的课堂。

  该校一年级数学老师黄帆告诉记者,这是培育深度课堂的内容之一, “U形座位从表面上看只是座位形式的转变,实际上是课堂教学形态的变化,是课堂教学改革的一种显性表现,能够真正达到学习共同体追求的倾听、对话与交流服务。”

  成效

  黄帆说,首先,U形座位让教师从讲台上“走下来”。教师站在教室中间,不再像以往那样严肃权威地讲课。U形座位的中间通道也是教师的“高速通道”,便于快速出现在需要指导的学生面前,为协同学习作个别指导,而当学生发言的时候,老师站在学生的斜对面,而不是正面。这样不仅增强了交往深度,更能催生“等距离的爱”。

  来自该校三年级8班的学生马丽琳对此深有感受,说:“U形座位感觉像我们包围了老师,每个人离老师的距离都差不多,而且同学之间相互帮助和讨论更方便。”

  其次,U形座位还要求学生在协同学习时“静下来”。在同桌交流时用一级音量,营造静的学习氛围;同伴发言时认真倾听,进行内化并能勇敢地用三级音量说出自己的观点。

  用三年级学生熊承恩的话说就是:“以前老师在讲台上讲,或者有同学发言,其他同学听不见,需要大声说,但现在每一个同学离老师都很近,无论是提问还是发言都听得见。”

  此外,U形座位要求教学节奏“慢下来”。教师提出问题后,要预留与所提问题的难度相匹配的候答时间,待学生在短暂思考后得出更富逻辑更深刻的回答。学生回答问题时,教师不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和判断,而是多运用“二次开发”式的追问和“踢足球”式的回问与转问,扩大课堂参与;即使学生有短暂沉默,教师也要给予适度的等待或引导启发,营造润泽安全的课堂环境。

  变革 2

  问题驱动学习 各学科独创“工作坊”

  变化

  为了培养学生深度学习的能力,学校做了大量的研究,根据美国SDL的准实验研究从认知、人际、个人等三个维度界定了深度学习能力,该校提出大致相对应的学科深度、交往深度、思维深度为深度课堂研究操作三要素。

  该校教研室主任宁俊玲介绍,深度课堂研究首先是从工作坊开始的,基本步骤是“课例-课型-课理”。“当下的课例研究阶段,各学科已经在实践探索中寻找到各自的角度:语文主题教学有本体性设计、串联性阅读和生成性语用,数学问题教学有问题的驱动性、提问的有效性和建模的科学性,科学的现象教学有现象的真实性、探究的有序性和思维的深刻性,音乐1+x教学有本位性感知、协同性习得和创造性表现……

  如何帮助学生实现三个维度的深度学习?宁俊玲老师表示,各学科不同教师不同角度的课例研究,实践探索的共性均指向问题解决学习,问题是原点或起点,如数学“问题的驱动性”、科学“现象的真实性”、语文“本体性设计”、音乐“本位性感知”等,都直接或间接聚焦“问题”。

  “问题解决学习是深度学习的基本模式,在实践操作上,由两种模式,一是问题-探究-发现结论,二是问题-探究-创造作品。”

  成效

  比如三年级科学《材料与沉浮》,讲的是浮沉概念,该校老师陈晓敏将其改造为《苹果能够沉下去吗?》,将初级问题引出来,并通过实验提供真实的现象“苹果在水中浮起来”,然后进一步提出问题——“苹果能够沉下去吗?你有什么办法?”如此,由问题驱动学生去猜测、设计、验证,获得沉浮概念:物体在水中的沉浮与其组成材料有关,与物体的大小、形状等因素无关。这属于问题-探究-发现结论。

  再比如五年级科学《种子的传播》,讲植物的种子有什么特征?有什么结构?这些种子如何借助风力传播?莫春荣老师改造为《让种子飞起来》。他同样提供了真实的现象“种子成熟了,掉落到地上”,然后提出问题“你有什么办法让种子借助风力飞起来?”学生通过猜测、设计、创作,制作出能飞起来的种子模型,认识到植物的种子借助风力传播和它的结构与形状有关。这属于问题-探究-创造作品。

  变革 3

  听课 聚焦学生学习是否“真正发生”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