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旧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雷洋之死:“卖淫嫖娼收容”当废止


2016-05-14 08:22 [评论] 来源于:凤凰评论
导读: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带来腐败。这是权力的天性。如此不科学的惩戒措施,其法律依据何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雷洋,—位青年公民的非正常死亡,将嫖娼的过与罚,重又拉回到舆论场的漩涡中心。

尽管围绕雷洋的死,还有太多的争议需要更充分的证据来化解。但这一点多数民意已有共识:坐实雷洋嫖娼,他也过不足死。

性产业在中国很多城市都是半明半暗的存在。这个产业的规模有多大,无人知悉真相。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性交易未进入法律处置程序。正因为查处卖淫嫖娼的或然性很大,才有那么多人愿意铤而走险。

嫖娼被抓的风险虽小,但仍然存在。一旦被警方查获,问题很严重。影星黄海波曾因嫖娼被警方处以15日行政拘留。这还不算,黄随即又被收容教育6个月。6个月,仅仅是嫖娼。

在中国现行法律体系中,嫖娼并不是犯罪,而是违法。

很多嫖客应该更愿意让嫖娼升格为犯罪。因为是犯罪,就得进入刑事诉讼程序——通常要由公安侦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审判,如被定罪量刑,再交由服刑场所服刑。在定罪量刑过程中,被告人还能享有律师的帮助。理论上,控辩平等武装是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

而收容教育,则是由公安机关“自侦自审自判自执”。和劳教一样,权力如此集中,强化了个人意志,也伤害了程序法治。

可以这么说,当年废止劳教的理由,也都能用在废止收容上。

2013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宣布废止劳动教养制度,正式宣告这一实施了56年、饱受诟病的制度走向终结。劳教制度的废止,展示了新政锐意推进法治的决心和担当,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这一举措也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铺垫了厚重的民意基石。

两年半过去,劳教已经作古,并正在淡出人们的记忆。收容依然坚挺,还时不时搅动舆论,成为庙堂与江湖的共同谈资。从目前情况看,废止《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已刻不容缓。收容教育存在一天,法律权威就消减一分。

在刑法的五大主刑中,拘役的期限,为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管制的期限是三个月以上二年以下。注意了,管制是“不予关押”,只限制被管制人一定的自由。拘役是收押,不过期限较短。

而剥夺人身自由的收容教育,期限是六个月至二年,其强度更甚于管制和拘役。如此长时间的剥夺人身自由,根本没有什么控辩审,只公安一家说了算。

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带来腐败。这是权力的天性。如此不科学的惩戒措施,其法律依据何在?

收容教育的直接依据就是国务院1993年颁布、2011年修正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该“办法”第2条规定,收容教育是一种行政强制教育措施,面向卖淫、嫖娼人员。其具体内容是,“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治疗”。

“办法”的初衷再好,也只是国务院制订的行政法规。

2000年颁布的《立法法》第8条如是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这里的法律,专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的规范性文件。

也就是说,对公民人身自由的剥夺,不允许由行政机关自个拍脑门就决策了。

《立法法》也为行政机关留下了一道暗门(第9条):如果第8条规定的事项尚未制定法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不过收容教育仍不符合此条。因为“这一授权不包括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等事项。”作为下位法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与作为上位法的《立法法》直接冲突。

收容教育被定位为行政强制教育措施,还得遵守《行政强制法》。2011年出台的《行政强制法》第10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设定”。为行政强制措施多穿了件“教育”的内衣,还是行政强制措施,还是得由“法律”设定。《行政强制法》与《立法法》是一致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与《立法法》冲突,也同样与《行政强制法》冲突。

早些时候出台(2009年)的《行政处罚法》同样有类似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行政强制教育措施名为“强制措施”,其实质与处罚无异。

当法律相冲突时,有解决冲突的三原则:新法优于旧法,上位优于下位法,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从法制统一的角度,收容教育的继续存在,就是对《立法法》、《行政强制法》以及《行政处罚法》的嘲弄。从实际效果看,《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不但不能根治卖淫嫖娼,甚至连初步遏制都谈不上。

就在雷洋案舆情风暴刮起之后,5月11日晨,北京昌平警方将涉雷洋案的昌平龙锦三街16家足疗店招牌全部拆除。另据北京媒体报道,2005年6月23日,昌平百余警力在东小口派出所辖区内的中滩街打击卖淫嫖娼,共抓获卖淫女17人。其时,这条街共有22家足疗店营业。十年了,可有多少变化?

李克强总理曾言,“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卖淫嫖娼收容教育办法》任性了23年,是时候为它划上句点了。

作者系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