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旧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是什么铺就了特朗普的总统之路?


2016-11-10 23:08 [评论] 来源于:凤凰国际智库
导读:原标题:《第六政党体系与美国当代右翼极端主义》 特朗普这个异类的诞生,本身就是当代共和党多年孕育的结果。没有里根革命以来的“狗哨政治”,没有共和党极端派这些年极力煽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原标题:《第六政党体系与美国当代右翼极端主义》

 

特朗普这个异类的诞生,本身就是当代共和党多年孕育的结果。没有里根革命以来的“狗哨政治”,没有共和党极端派这些年极力煽动的拉美裔恐慌、非法移民恐慌、穆斯林恐慌,没有小布什政府以莫须有的理由发动的、既空耗国帑又令国际社会离心离德的伊拉克战争,没有里根主义经济学对收入不平等的加剧,没有福音派在社会文化议题上的冥顽不灵和登峰造极于茶党的对抗主义,特朗普不可能在共和党中拥有如此广泛的选民基础,本土主义也不可能在共和党初选中掀起如此巨大的浪潮。

本届美国总统的选举历程,无疑跌破了许多人的眼镜。共和党的初选犹如一场大型荒诞剧,言论出格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自参选以来民调就一路领先,回顾种种怪现状,不能不引人竞相发问:为何各路极端主义思潮在今年选举中一同爆发?美国政治究竟感染了什么病症?贫富分化的加剧、全球化的冲击、人口族裔比例的转变、恐怖主义的兴起、媒体形态的演化是人们常常论及的原因;但在特定的政治情境中,这些因素会被各路势力往哪些方向引导、其累积效应能否以及何时超出系统的承受阈值,却取决于该政治情境既有的历史路径与制度结构。

特朗普打破了“狗哨政治”的默契

有鉴于此,我们在剖析美国的这一波极端主义思潮时,必须首先从当代共和、民主两党的意识形态构成说起。一般认为,美国目前处在“第六政党体系”阶段。大萧条之后,民主党通过打造史称“新政同盟”的广泛选民基础,主导了“第五政党体系”的政局;但“新政同盟”在六十年代民权运动中分裂,支持种族隔离的南方白人从民主党转投共和党,第五政党体系也随之瓦解。其后的“选民重组(realignment)”过程从1968年大选中尼克松的“南方战略”开始,直到八十年代初“里根革命”大获全胜才宣告完成,两党的基本盘重新稳定下来。

尽管这一轮选民重组始于对民权运动的反弹,但随着种族平等理念的节节胜利,支持种族隔离很快成了端不上台面的理由。“里根革命”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为共和党找到了持续动员南方白人选民的两大秘诀。一是“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就像狗哨发出的高频声波能够让狗听见、却无法被人耳接收一样,共和党政客们为了保住“南方战略”的胜果,熟练掌握了一套冠冕堂皇的“隐语(coded language)”,在不明就里者听来平平无奇,不致反感,传到心领神会的目标受众耳中,则话里有话。隐语当然不是什么新发明:十九世纪美国的奴隶制辩护士往往打着“州权神圣”的旗号;民权运动以后,“黑鬼(nigger)”这样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词汇已经“政治不正确”了,共和党在动员南方白人时,便改喊“减税”、“福利改革”、“法律与秩序”等看似无伤大雅的口号,借以挑逗听众脑中“黑人= 不事工作光吃福利的懒鬼”、“黑人= 混迹街头烧杀抢掠的恶徒”的成见,刺激其为了“捍卫我们白人的财产与人身安全”而踊跃投票。

里根本人正是深谙此道的个中高手。比如他在1980年大选中,特地前往密西西比州的“内肖巴郡农贸会(Neshoba County Fair)”,发表了一通“相信州权、崇尚社区自治、恢复宪法本意、限制联邦权力扩张”的演讲。密西西比州正是对民权运动反弹最激烈的地区之一,而内肖巴郡更是1964年三K党与地方政府联手绑架谋杀三位民权活动家、并长期阻挠联邦政府全面调查的“自由之夏谋杀案(Freedom Summer Murders)”的发生地。1984年里根连任竞选打出的电视广告“美利坚之晨(Morning in America)”,同样是狗哨政治史上的经典之作。整支广告基调乐观向上而又充满生活气息,描绘了一幅欣欣向荣的景;但从头到尾,出镜的全都是乡村与城郊的中产白人,城市天际线只在远景一闪而过,黑人与其它少数族裔则根本不见踪影,仿佛从未存在于美国社会中、与“美国梦”毫无瓜葛一般。镜头艺术的心理暗示效应,在此被用到了极致。

只有深刻体会当代共和党的选举动员对狗哨政治术的依赖程度,才会真正理解,为何特朗普屡屡因出格言论遭到口诛笔伐,却还能在共和党初选中横行无忌毫发无损。自参选以来,特朗普左一句“墨西哥正在向我们输送强奸犯”,右一句“对恐怖分子的家人应该连坐灭族”,今天嘲笑同台竞争的女候选人年老色衰,明天贬斥在初选辩论中提出刁钻问题的女主持人胸大无脑。许多人把特朗普支持者对极端言论的容忍甚至欢迎归咎于民主党。他们认为,正是民主党自由派多年来鼓吹营造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避免发表带有歧视、仇恨、冒犯意味的言论——的气氛,让普通民众陷于自我审查和压抑,不敢说出心里话,现在终于遇到一个敢于打破禁忌、直言不讳的总统候选人,宛如久旱逢甘霖,自然趋之若鹜。

然而这种解释其实是舍本逐末。特朗普打破的,并不是什么政治正确的禁忌,而是当代共和党内狗哨政治的潜规则。共和党政客采用狗哨政治来动员基本盘,是为了避免引起(认同政治正确的)中间选民的反感,保持与民主党对手的竞争力;但被动员的选民则没有这些顾忌,用不用“隐语”也并不影响他们接收到的核心信息。这一方面导致了选民对特朗普观感的两极分化:自其参选以来,在全体选民中,对其抱有好感的比例一直维持在30%上下,而恶感比例则高达60% ~70%,可见大多数民众都排斥特朗普的言论;但在共和党的注册选民中,情况则恰好相反,对特朗普有好感者比有恶感者多出二十来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容忍和欢迎特朗普出格言论的,绝大多数都是共和党选民,亦即当代狗哨政治的目标受众;而一个易于被狗哨政治动员的人,本来就不会对政治正确有多少认同。

另一方面,这也把共和党建制派推到了相当尴尬的位置。毕竟特朗普的许多出格言论,不过是撕下了共和党多年来狗哨政治的精心包装,把背后隐藏的信息用更赤裸、更肆无忌惮的方式传达出来而已:特朗普用不堪入耳的种族歧视词汇攻击拉美裔的非法移民,但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战中,罗姆尼这位最后的胜者也曾声称支持“自我遣送(self-deportation)”,亦即在日常生活中频繁骚扰非法移民使其无力安顿谋生只得主动离境;特朗普的厌女症有目共睹,但多年来反对同工同酬、反对堕胎权、鼓吹男主外女主内——今年的“温和派”候选人之一凯西克(John Kasich)不久前还在竞选演讲中特地“感谢女人们走出厨房来给我投票”——的共和党,早已与女性选民离心离德;特朗普吹嘘上任后将对涉嫌恐怖活动者实施“比‘坐水凳(waterboarding)’还可怕得多”的酷刑,但小布什政府早在2002年的《酷刑备忘录(Torture Memos)》中就玩弄字眼,把坐水凳等一系列国际公认为酷刑的刑讯逼供手段改称为“强化审讯技术(enhanced interrogation techniques)”,借此绕开法律的监管。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