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云长制”来了 打破部门间数据孤岛还远吗


2019-03-30 08:39 [评论] 来源于:新京报
导读:继河长、湖长之后,“云长”又进入了政府以及公众的视野。 3月25日,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重庆市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指出,要用改革的思路和办法推进大数据智能化创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继河长、湖长之后,“云长”又进入了政府以及公众的视野。

3月25日,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重庆市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指出,要用改革的思路和办法推进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以更大的力度、更实的举措推动数据“聚通用”。要在管“云”上下更大功夫,探索实行“云长制”,打破数据壁垒、破除数据孤岛,不断提升数据“上云”水平。

显然,云长以及云长制,是对河长制、湖长制治理、管理河湖成功经验的移植、复制,也是顺应大数据发展趋势,破解当前政府治理中的大数据发展痛点、提升数据管理应用水平的最新举措。

当下,数据的巨大作用和价值,已受到各级政府以及城市管理者的高度重视。但数据发展中的一些已显露多年的“梗阻”,却好似难以真正彻底解决。比如,虽然“聚通用”(把数据汇聚起来、联通共享起来、应用起来)已有所进展,但距离真正的“聚通用”,也有不小的差距。

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当前近乎一致归结为利益羁绊、部门割据。

这确实是很显著的问题,却不是问题的本质。受限于目前的行政序列和逻辑,很多地方、部门只需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因此,目前大数据发展真正的梗阻和痛点,未必全在于部门利益分割,更是在如何打破分割上没有找到较好办法。

在最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设立大数据局广受关注。目前已有十几个省市在行政序列中设立了大数据局。人们希望通过这个新设机构,能够在消除数据痛点上有实质性进展。

但依然让人不放心的地方在于,大数据局毕竟是政府序列中的一个部门,尽管有的地方大数据局的级别相对较高,但要依靠它去指挥其他部门,还面临不少不确定因素。

在这个局面暂时还难以触动的背景下,基于现实寻求“次优”的解决之道,就尤显重要。

重庆提出“云长制”,显然与贵州的实践经验有关。2014年,贵州实行了“云长负责制”,各地市以及省直各职能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任本级政府本部门的“云长”,相关业务的分管领导则是专职“副云长”。

我查了一份贵州省毕节市全面推行云长制的工作方案,该方案展示了贵州在数据“聚通用”方面破解梗阻与痛点的经验。在这份方案的工作组织和职责中,详细规定了市级、县级以及各部门云长的职责,同时还设立了市级云长制办公室,具体承办协调、调度、稽查考核、信息报送等日常工作。

有工作组织,有工作机制,还有考核,在这样的工作方案指挥下,可以想见,“聚通用”就不是挤牙膏式的挤一挤动一动,而是成为日常的分内工作。

贵州大数据工作能够取得有目共睹的进展,除了领导重视,从可操作性的角度,其实更得益于这样能够真正整合各个职能部门的做法。

数据本来就是分类、分割的,造成梗阻、痛点的原因也不难理解。“云长制”这种方式,本质上就是基于对现实的认识而想出的办法。它并不深奥,却效果可期。

□徐冰(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