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马国川:我为什么如此关注日本?|文度新主张


2020-05-20 08:35 [评论] 来源于:文化风向标
导读:日前,继《国家的启蒙》之后,财经杂志主笔马国川研究日本的第二本著作《国家的歧路》问世。这本书描写的是,从1912年大正天皇登基到1945年败于二战的日本简史,如副题所言,志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日前,继《国家的启蒙》之后,财经杂志主笔马国川研究日本的第二本著作《国家的歧路》问世。这本书描写的是,从1912年大正天皇登基到1945年败于二战的日本简史,如副题所言,志在揭示“日本帝国毁灭之谜”。

之前《国家的启蒙》,主要是通过描写1853年“黑船”叩响日本国门到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的历史,探索“日本帝国崛起之谜”。作为一名财经记者,近年来致力于对日本史的挖掘与写作,为什么对日本有如此浓厚的兴趣?

访谈者 高明勇(评论人)

对话人 马国川(财经杂志主笔)

1、缘起:福泽谕吉是我的“引路人”

《国家的歧路》

作者: 马国川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文度记你之前长期关注财经领域的报道,和改革主题的访谈,什么样的机缘,促使你对日本历史如此感兴趣?

马国川: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事件”。2016年我获得了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的资助,到庆应大学做了4个月的访问学者。这所大学的创办者,就是日本近代著名的思想家福泽谕吉。此前我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了解极少。2016年8月1日我抵达东京,才注意到最大面额的万元日钞上的人物就是福泽谕吉。当天晚上,我走进庆应大学校园,看到福泽谕吉的雕像,就特别想了解这个人的故事。

通过阅读,我发现,福泽谕吉一生没有涉足官场,却以自己的思想引领日本走向近代文明。作为远东之东的岛国,日本从被迫打开国门到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书写了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多少风云人物活跃在这段历史中,壮怀激烈,成败兴亡,难道不值得追寻吗?因此,我决定利用这宝贵的4个月时间,好好地寻找这个国家近代发展的轨迹。我阅读历史书,外出游览也有意去探寻斑斑史迹。每有兴会,就把那些可感之人、可述之事记录下来。我在“界面”网站开了一个专栏“扶桑读史”,大致每周发表一篇。这些文章获得了读者的共鸣,既然吾道不孤,我也就更加努力。2016年11月底回国后,我继续写“扶桑读史”专栏,直到2017年11月中旬完成最后一篇,才结束了一段奇特的阅读和写作体验。

对我来说,集中这么长时间阅读另外一个国家的历史,这是第一次。我一共写了60篇文章,汇集在一起,就在2018年出版了《国家的启蒙》。

文度记:从1853年的“黑船事件”,到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整整是60年时间。而你这本书也正好是60篇文章。两个“60”,是巧合还是?

马国川:不是巧合,而是我有意为之。不过,这些文章绝不是按年度选择的,所写的人物或事件都是我认为重要的。我想通过这些人物和事件,反映日本告别旧体制、走向近代国家的过程。

文度记:《国家的启蒙》第一篇写的是“黑船来航”事件,也就是美国的佩里将军率领舰队叩响日本大大门。为什么选择这个故事作为开始?

马国川:因为“黑船来航”是日本近代史的开端,就像鸦片战争对中国的影响一样。其实,在1853年之前,日本和中国一样,与世界隔绝,酣睡在太平梦中。正如康有为在《上清帝第四书》中所说,“若使地球未辟,泰西不来,虽后此千年率由不变可也。”问题是,坚船利炮驶进东亚,打破了停滞宁静的迷梦,中日两国由此开启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在我看来,在19世纪中期,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都面临同样的“国家向何处去”的问题。当时的人们对此懵懂无知,我们作为后人看得很清楚,对中日两国来说,从被推入现代化的巨流的那一刻起,它们的命运是共同的,就是走向世界、走向文明。

文度记:但从两个国家的近代史来看,面对同一个问题的回答却有很大差别。

马国川:是的。和中国不同的是,日本没有打一次“鸦片战争”,而是审时度势,和美国人坐下来谈判。因为它清楚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对手,知道清王朝早就在鸦片战争中一败涂地,所以就采取了现实主义的态度。双方签订了和平条约,然后日本就打开了锁闭的大门。作为日本近代史的起点,这种识时务的做法对于日本后来的走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主动打开国门,所以日本能够告别旧思想、旧体制,接受外来的思想,学习先进的思想学说和国家制度,而不是别别扭扭地半推半就,更不是蛮不讲理地一概拒绝。中国的路径完全不同。因为是鸦片战争失败之后才被迫打开国门,清王朝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这些邪恶的外国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假如他们不跑进来,我们照样是太平盛世。清王朝一直没有清醒地认识自己,拒绝改革,丧失了发展机遇。

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曾提出“路径依赖”理论,指出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物理学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轻易走不出去。如果说,近代日本的路径是好的,那么清王朝选择的路径显然是不好的,导致中国的现代化道路走得分外艰难。

2、触动:异国的改革者似曾相识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