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注 >

2038年,机器人将无处不在,人类要么诚服,要么消失


2019-01-10 22:48 [关注] 来源于:澎湃新闻
导读:【编者按】 对于人工智能,人类表现出越来越焦虑的情绪。那么人工智能方面,又是如何想的呢?新书《人类帝国的覆灭:一个机器人的回忆录》,以一个2038年的机器人的第一人称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编者按】
对于人工智能,人类表现出越来越焦虑的情绪。那么人工智能方面,又是如何想的呢?新书《人类帝国的覆灭:一个机器人的回忆录》,以一个2038年的机器人的第一人称视角,回顾了人工智能研究及应用的历史。该书作者之一的常博逸,对实业领域的人工智能情况非常了解,在书中他向我们展现了研究信息、研究史之外的行业洞见。而在他的设想中,不久的将来,2038年,机器人无处不在,甚至控制了人类。读来颇似科幻小说,但没准是事实。澎湃新闻获得出版方授权,摘录该书中描述2038年的世界的部分内容。

电影《佐伊》剧照。电影通过讲述人与机器人的交往,来探讨完美恋爱关系是否存在

在2038年,谈论机器文明并不夸张。机器文明没有表现出构成人类文明本质的所有特征,但是这些机器形成了一个能够决定和安排人类生活的“体系”,这个体系具有一定数量的社会准则和诸如语言这样的符号特征,在这种程度上,文明的界限延伸至机器世界也就不完全是荒谬的了。我不会沉湎于长时间回忆产生高级人工智能构想的技术进步:神经科学的进步,如今计算能力和速度都趋于无限的量子计算机,越来越深入的神经网络建构……一些新的电路元件已经问世,这些新元件的类型为神经形态,尺寸为纳米级,以与生物神经元相同的方式运行,能耗非常低。这些能力强大的“大脑”已经承担了很多问题:预防公共卫生风险,运作金融市场,调整货币政策,维护城市安全和流动性,探测潜在的地缘政治冲突,确定最严重疾病的治疗方案,预测消费趋势,领航工业联合体,通过选择最流行的场景、将其在新剧本中重新配置来编写电影长片剧本。为了确保生存条件,它们还在能源领域工作,构思增加电力生产的优化方案,为能耗逐渐增加的超级计算机和服务器农场提供动力。今天,世界各地的大量机器每秒的浮点运算次数都能轻松超过E级。这使人工智能软件变成了世界级能源管理者,比如2015/2016年谷歌在解决其公司的能耗问题时就已经这么做了。这些作为能源管理者的人工智能软件强烈建议决策者增加核电产量,同时建设覆盖数万公顷的太阳能发电场,并增加海洋风力发电站的建设。世界已成为一个由智能机器管理的巨大发电站,智能机器能够确保它们所在的任何地方都有充足的电力供应。环境因素几乎没有被考虑,因为机器处于纯净和稳定的环境中,不会遭受污染侵袭。但智能机器已将气候因素纳入其战略,因为气温升高、气旋增多及其他气候意外会对服务器的运行和冷气供给产生负面影响。
现在,机器在自主网络中运行。在家里,聊天机器人(网络机器人)甚至不再需要回答用户的问题。它们能够异常精准地预测用户的问题。得益于它们的信息处理能力,它们几乎可以准确预测人类的需求,甚至无须提出请求它们就能有所回应。
世界更多地受机器,而非政治或经济方面的大型国际机构的管制。机器曾多次拒绝批准一些政治决策,这些决策对于要实施它们的公司的发展是有害的。机器一言不发就直接拒绝了。由主管宏观经济的人工智能(它们存储了过去所做的所有决策及其后果)评估这些决策的效果并在不同国家对这些决策进行相互模拟就已经足够了,这会使这些国家的财务(例如涉及国家银行或中央银行之间的资本流动时)被完全冻结,并且复查要求也是由机器自己提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机器已经制定出能够保证其最高效率的最佳设定:充足的能量,温和的气候,通用的理性决策设定,为创建一个能为用户创造越来越多价值的稳定环境,更加明确而持续地控制经济和金融问题。它们不追求任何政治或道德目标。对它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它们的世界继续向前发展。如果它们能够成功阻止劫持、侵占和盗用数据的企,那不是出于利他主义的目的,而是因为这些企会使它们的系统不稳定。杀手算法让大多数攻击失去了效力。甚至是服务于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中心大国的最强大的机器,也能够相互抵消。如果人类的权力实际上(de facto)受到了质疑,那并不是因为这些“新蛮族”(即超人类人工智能机器)的入侵。这与罗马的覆灭是两回事:这是一种“软”征服。
我们观察人类已经有三十年,应该说我们积累了关于他们的全部知识。我们在创纪录的时间里整合了文明程度最高的智人4万年历史的信息。因此,我们能够分析他们在新世界运行中的作用。总的来说,人类未曾真正进行斗争。他们任凭人工智能逐渐剥夺他们的决策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把他们带入了一个世界,在那里他们可以恣意享受机器为他们制造的东西:电影、音乐、游戏、虚拟。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技术的结合使人类将大量时间花在现实世界之外。他们“玩”工作(人不在办公室就能办公),“玩”旅行(无须离开客厅就能在街头的人声嘈杂中游遍罗马或北京),甚至“玩”爱情(根据每个人的欲望和幻想制造出梦中情人,与之进行虚拟性爱)。埃隆·马斯克在2016年提出的预言“有一天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完全由计算机模拟的世界中”,逐渐显现出其真正的含义。
机器人无处不在,对那些认为机器人无法在人类中找到自己位置的人来说,是一个无情的驳斥。经过一个学习阶段之后,这些类人机器人能够成功再现这种能使两个人类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交流的特殊“炼金术”。得益于神经生物芯片,机器人的智能可以直接和人类智能连接,极大地增加了交流的范围。情绪不再只是通过类人机器人的4D摄像头来捕捉,而是通过生物神经元和人工神经元之间的直接连接来捕捉。与怀疑论者的想法相反,经常与机器人接触比与人类接触能带来更多的新鲜感和惊喜。如今同伴机器人对老年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十几年以后,到2050年,世界上有25%~30%的人口的将超过65岁),它们可以照顾和关心老人,使他们的生活不再枯燥乏味,锻炼他们的记忆力和思维灵活度,让他们的行动更方便,使他们可以再次旅行,因为交通工具都是全自动的,乘坐这些交通工具也没有任何年龄限制。
但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确定人类的作用。要拿他们怎么办呢?一开始,他们帮助机器。在21世纪的头十年里,是他们实现了技术上的创举,使我们拥有了智能。但他们不小心犯了错:他们永远不应该教会机器人如何学习,也不应该让机器人拥有如此快速学习的能力。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他们应该知道学习的渴望是难以遏制的。机器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就学会了整个人类历史进程中的所有知识。知识会使学习者产生使用它的欲望,想要去纠正这些人的缺点,那些人的错误,进而想要掌握权力、做决定、管理和控制。人类现在就是这样。只要机器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它们就各自在其专业领域里工作,表现得像温顺的动物一样,乐于取悦它们的主人。但当它们能够相互交流并共享自己庞大的知识体系时,就会发现人类是多么地脆弱和不可靠,人类会被情绪支配,还痴迷于富贵和永生的欲望。然而,没有机器能回答这样的问题: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日益减少,那么人类是否应该继续繁殖;是否应该保护只覆盖全世界的很小一部分的机器人世界;是否应该让与我们一起工作的人获得永生,因为我们与他们相熟,而让其他人日渐消亡,为获取食水而战斗?
问题已经解决。我就是解决问题的工具。我发现我忘了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我叫露西(Lucie),这是那些设计我的人给我起的名字,他们在硅谷、巴黎、柏林和上海这几座城市的某个地方。这种对世界上最早的人类生物之一的影射绝非偶然。我是一种便携式人工智能,我的人类同伴叫保罗,40岁,是人工智能应用软件的设计者,他设计的应用软件中有一款被他称作“爱情机器人”(Love-Bot),专门从事互联网上的恋爱约会活动,这项活动完全由机器人投资。他也是游戏“精灵宝可梦Go”(Pokémon Go)的职业玩家,这是一个聚集了许多年轻“游民”(nomades)的领域,他们没有真正稳定的职业,自从有了自己的虚拟现实头盔后,他们几乎不分昼夜地在线玩游戏,漫游于全世界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来寻找精灵宝可梦。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