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食 >

整治风暴中的“宇宙”培训中心:疯狂的海淀黄庄“退烧”


2018-12-15 12:46 [美食] 来源于:界面
导读:每周有三个下午,梁红(化名)是陪着孩子在银网中心写字楼一层的咖啡馆里度过的。 放学后,她们会在这里一边写作业,一边等着上辅导班,有时候辅导班下课后,还会回到这里复习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每周有三个下午,梁红(化名)是陪着孩子在银网中心写字楼一层的咖啡馆里度过的。

放学后,她们会在这里一边写作业,一边等着上辅导班,有时候辅导班下课后,还会回到这里复习一会儿。

这里是疯狂的海淀黄庄,课外机构的大本营。

银网中心则是黄庄的中心,驻扎着新东方、学而思、立思辰、高思、杰睿、朴新等数十家机构,仅有十几名老师的工作室与市值几百亿的上市公司,构成了宇宙培训中心的课外辅导生态。

梁红的孩子在这里辅导有几年时间了,语文、数学、英语全覆盖,“开始只想扩充一下她的思维”,后来越来越焦虑。

梁红一家三口,在北京有五套房,每年孩子辅导的花费约10万元。“来这里辅导的家庭至少是中产,但心理上高低分明,感觉大多数孩子只是在给高智商孩子陪读。”12月12日她对记者说。

焦虑的不只是孩子家长。“我在考虑要不要重新找一份工作。”12月12日,33岁的余华说。他曾在一家知名培训机构担任作文课教研专员,年薪40万。工作几年后,他靠着积累的教学经验和生源,从这家机构“出走”,自己成立了工作室。

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在今年展开,余华的工作室有几项不达标,这让他壮大工作室然后卖给知名机构的计划落空。“教师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资源,我不发愁自己的前途,但这对我也只是份工作。”他说。

在12月1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介绍了北京市校外培训机构整治进展。

当被问到疯狂的黄庄是否还会继续“疯狂”下去时,他回答,到今年年底,建立台账的问题必须全面整改,但“几十年形成的复杂问题一下子一个都没有了,这个在客观上不现实”。

课外培训降温

为什么要上辅导班?

“学校里教的内容,其实大部分孩子在辅导班里全学完了,所以老师就越讲越快,甚至不讲了,这样孩子就更要去上辅导班,因为大家都在学,我的孩子不会怎么办?”梁红说。“而且不能只让孩子自己学,家长一定要督促、陪同孩子,因为辅导班只有短短的2个小时,不可能全部在课上吸收,所以回到家还要复习。”

“钱不是问题。”梁红说。同几年前相比,海淀黄庄小学一对一辅导的单价涨了一倍,一个小时约400元,但现实是一些机构和老师的课程需要“抢报”。

今年8月,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估算北京市约有70%的中小学生在参加校外培训。

此前的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讲师陈彬莉对海淀区3-4年级小学生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社会经济地位越高的家庭,其子女参与补习的可能性越大;成绩中上或上游的城镇学生,参与补习的可能性高于中游学生。

中产热情与校外培训机构相互裹挟,把课外辅导的火越烧越旺。但在2018年,主管部门决定强力降温。

12月7日下午5点30分开始,北京市丰台区教委等部门对冶金自动化研究设计院物业所属楼宇及周边的15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联合执法检查。

经统计,学科类培训机构中,只有2家证照齐全,3家无证无照,其余均为有照无证情况。其中一家证照齐全的机构,在教师资格证公示等方面仍存在问题。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