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 > 国际 >

无法容忍的敲诈:法国商业巨头亲述在美国受审内幕


2019-06-08 11:45 [国际] 来源于:澎湃新闻
导读:编者按: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这场抓捕不仅仅是针对他个人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编者按: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这场抓捕不仅仅是针对他个人的行为,而是美国政府针对法国阿尔斯通的系列行动之一。之后,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商业贿赂,并对阿尔斯通处以7.72亿美元罚款。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最终被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阿尔斯通这家曾经横跨全球电力能源与轨道交通行业的商业巨头,因此被美国人“肢解”。而皮耶鲁齐直到2018年9月才走出监狱,恢复自由。
在《美国陷阱》一书中,皮耶鲁齐以身陷囹圄的亲身经历披露了阿尔斯通被美国企业“强制”收购,以及美国利用《反海外腐败法》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
他们偷走了我的生活,而且迟迟不肯把它还给我。他们想堵住我的嘴,时间越长越好。如果这些人有办法把我的判决再推迟几年,那他们真会这么干的。到那时,就没什么人还会对我“爆料”阿尔斯通事件感兴趣了。2016 年夏末,距我回到法国已经过去两年。两年里,审判一直延期,悬而未决。我曾 4 次往返美国,试图确定宣判日期。事实证明,这 4 次往返完全是徒劳的, 每次我探听到的都是劳伦斯·霍斯金斯的审判又被推迟的消息。
阿特顿法官认可霍斯金斯的律师提出的一些理由,并撤销了 一部分指控。但是,该案很有可能会被转移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手中。这对我来说将是最糟糕的灾难。这意味着我将不得不再 等待两年、三年,甚至是五年。我不敢去想!我必须做出反应, 否则我会崩溃。我必须想办法,但办法只有一个——请求对我的案件做出判决,寄希望于主审法官能够理解我现在处于多么举步维艰的境地。这是一场冒险,意味着我有可能要回到监狱待上许 多年。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尝试一下,这是我手里的最后一张底 牌。2016 年 9 月 1 日,我向斯坦提出申请,要求对我的案件做出判决。
3 个月后,我即将成功。但就在这时,检察官向斯坦施压, 于是他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又撤回了我的判决申请。而我直到 2016 年 12 月中旬才得知此事。我的辩护人无耻地欺骗了我,我 感觉自己一下子掉进了黑洞。我对他完全失去了信心,但我没有 钱去再请一位新律师。显然,我同隧道的尽头还相距甚远,甚至无法知道是否真的有尽头。我和克拉拉之间的紧张关系也达到了顶点,我们在任何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这种噩梦般的境况使我们日渐疏远,频频争吵。为了维持表面的和谐,我沉浸于工作、 讲座、应酬中,甚至帮助经济学家克劳德·罗歇于 2015 年 11 月 在法国国民议会上组织了一场为期半天的研讨会。会议的主题非常明确:“阿尔斯通之后,会轮到谁?”我拿着朝圣者之杖帮助 这些公司,被来自法国和外国的邀请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去参加 各种讲座(当然还是限制在保密范围内),先后到过西班牙、英国、 波兰、德国、比利时、斯洛伐克、瑞典、瑞士、荷兰。这些讲座都非常成功,于是我着手创办一家与腐败行为做斗争的企业咨询 公司。虽然我还不能从中赚钱,但公司也经营得有声有色。我特 殊的经历正是人们需要了解的,我帮助法国人民树立起了这方面的意识。
2016 年 12 月,以法国社会党人、财政部长米歇尔·萨潘的名字命名的《萨潘第二法案》,也就是新的法国《反腐败法》,在法国官方公报中刊出。参考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推荐的方式,它 要求所有营业额超过 1 亿欧元,并且雇员超过 500 名的法国公司 都要设置反腐败机制。这项法律还引入了一项《公共利益司法公约》,其灵感来自《推迟起诉协议》,这是一项允许公司在不认罪的情况下承认某些事实的协议。《公共利益司法公约》是法国刑 事诉讼中的一次小型革命,虽然这项法律并不完美,但却是保护 法国公司免受美国或英国干预的第一步。于是,法国立刻设立了 一个反腐败机构。令人遗憾的是,米歇尔·萨潘是在一家地点设 在巴黎的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和法国 - 美国联合基金会共同举办 的研讨会上,向专业人员介绍这个机构的。他难道找不到更好的 场合吗?为何不让法国律师事务所做他的第一批听众呢?大西洋主义,余威犹在。
阿尔斯通最近没有什么新闻,除了因被强制向通用电气出售业务的丑闻重新回到大众视线而成为政治领域里的一个话题。几 位总统候选人在第一轮电视辩论中都提到了这个事件,他们竞选 班底的一些工作人员也联系过我,但我希望与他们保持距离,不 想再被当成工具。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关于右派、左派、中间派的 问题,更不用说极端派,而是关系到法国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 应当超越法国党派纷争。当然,还必须具备清醒的头脑,以及最低限度的勇气。
美国方面,检察官把我的判决日期定在 2017 年秋天。为什 么要等这么久?他们想在选举期间让我噤声吗?在两轮竞选之间的辩论中,玛丽娜·勒庞因幕僚策略失误, 对该事件的处理很不妥当。她试图就阿尔斯通事件攻击马克龙, 却没有成功。时间飞快地消逝。2017 年 5 月,马克龙当选法兰 西共和国总统。2017 年 6 月,共和国前进党在议会选举中胜出。 2017 年 7 月,我终于收到了传票。我将在 2017 年 9 月 25 日接 受审判。
现在我必须做好准备,完成最后几步,为我的量刑报告全力以赴。负责编写报告的缓刑监督官需要与被告沟通,听取被告对事实的描述,并在考虑相应的量刑准则的前提下,向法官提出刑期的建议,说明被告是否存在再次犯罪的风险,以及需要法官考虑的被告个人情况。这一切是如此合乎情理,为公平正义的美国“神话“添砖加瓦,但是很快,我大失所望!虽然我希望利用这个 机会解释我在阿尔斯通内部的具体职责,尤其是说明我在公司的 责任等级,但是斯坦阻止了我:“如果你这样做,你就是背叛了检察官。缓刑监督官唯一想听的就是,你是个好爸爸、好丈夫、受人尊敬的社区成员,你每周日都上教堂做礼拜。”那就这样吧!电话访问只持续了 20 分钟,缓刑监督官没有问我任何关于塔拉罕项目,甚至关于阿尔斯通的问题。
为了让我的故事被人知晓,现在我只能依靠陈情书来为自己辩护。我要求做出服刑判决,即与我已经服过的刑期(在怀亚特 看守所的14 个月)相对应。斯坦同意了。他认为,我重返监狱 的风险“微乎其微”。但是,正当一切似乎都已步入正轨时,几天后情况再次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现了反转。
2017 年 8 月底,斯坦向我发出了警告: “我们有麻烦了。我刚刚收到检方的书面结论。我们需要尽快谈一谈。”
读到这份文件时,我极为愤怒,但更多的是有些惊慌失措。 美国检察官对我提出了新的指控。首先,他们认为我从这个案件中牟取了私利。当然,他们知道我从未以任何形式碰过贿款,一分钱都没有!但是现在,他们盯上了公司在塔拉罕项目合同签订那年给我发放的奖金。和任何一位高管一样,我确实得到了奖金, 金额相当于工资的 35%。但是,经过核算,我可以确认,在我当年的奖金中,塔拉罕项目的奖金只有 700 美元。如此微薄的一笔钱,还是我工资的一部分,居然被用来指控我。这简直太疯狂!

(编辑:东莞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与东莞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联系后立即处理,在线联系QQ:94083,邮箱:admin@dongguan.gd.cn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